“作业×点做不完可不做”真能减负?
2018-03-09 10:26 来源:漳州传媒网

  昨天,杭州两个城区的伢儿乐坏了——新学期,上城区和拱墅区的孩子,不光可以享受推迟上学,还能提前上床睡觉。“小学生作业时间超过晚上9点,初中生作业时间超过晚上10点,如果还没有做完,对剩下的作业,学生可以选择不做。”杭州上城区教育局副局长王莺对记者说,“推出中小学生作业管理标准,也是为了切实减轻学生负担。推迟到校是一方面,让学生早一点睡觉,同样重要。”(3月1日《钱江晚报》)

  类似的“喜讯”,也曾于去年从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传来,彼时,该教育局出台了一项关于中小学作业管理的规定,要求尊重学生个体间的差异,如果晚上十点作业还没写完,在家长的证明下,剩余作业可以不做。就像本次杭州的两个城区一样,“作业×点做不完可不做”一出,学生自然是拍手叫好,可家长却忧心忡忡,担心自己的孩子无法达到正常的作业量。

  如果晚上10点还没做完作业,本就不该再让孩子们做了,可实际情况却是,别说晚上10点没做完,就是11点甚至更晚还没做完,孩子们不还是点灯熬油在做作业?也许,对于高三考生来说,晚上10点、11点还在复习备考,当可以理解,但对于9点、10点还没有完成作业的小学生或中学生来说,是不是意味着作业量偏大?是否意味着给孩子们留的作业,不符合其健康成长的规律,侵犯了其正常的休息时间?

  如今,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,几乎每天都在喊,甚至喊破了嗓子,从上到下都很重视,甚至“高度重视”和“极端重视”。遗憾的是,孩子们的学业负担却越发沉重,压力越来越大,书包越背越重,作业做到晚上9点、10点还是做不完,个别孩子甚至要做到深夜,如此,孩子们根本没有休息时间可言。长此以往,这岂不是在扼杀孩子们对课业的兴趣,透支健康?如此下去,何谈“素质教育”,何谈“业余爱好”又何谈“快乐成长”?

  可见,浙江的这几个地方的教育局在为孩子们减负的时候,无意中暴露了以前孩子们做作业的辛苦。不过,这一规定显得有些不切合实际甚至有点荒唐,因为实际操作起来难上加难。而且,此举还有推脱责任的嫌疑,即把本该限制学校的行为,转嫁给了学生和家长。试想,如果孩子在×点前无法完成作业,家长着急,就有可能逼着孩子熬夜完成。还有,孩子也可能因为有了“作业×点做不完可不做”这一“尚方宝剑”,就此消极怠工,而老师和家长还对此无能为力,若真如此,这一规定岂不都变成了摆设?

  既然知道有学生10点前无法完成作业,那么,就该把作业量减下来,而不是规定“作业×点做不完可不做”。若想做到真“减负”,就该把劲儿使在正确的地方,而这几个区的教育局就看似把劲儿用错了地方,因为“作业×点做不完可不做”之规定,看似人性化,实则不容易操作,由此也就显得多此一举。明知道作业做不完,就应该出台规定,要求所管辖的所有学校,必须把作业量降下来,经过调研和科学论证,得出多大的作业量能使孩子们一般在“×点前”做完的结论。

  同时,还要考虑作业完成后,孩子们的一点娱乐诉求。如果单是在“×点前”完成了作业,而无其他休息或娱乐时间,那么也不是真减负。因此,在规定作业量之前,务必要给孩子们留出一点哪怕是一点点看电视、读闲书甚至玩儿手机的时间——少布置点作业,天不会塌下来!近些年,全国不少地方都设立了“无作业日”,还有些城市的“无作业日”一个月甚至一周一次,效果很好。若让孩子们掌握知识,提高认知能力,靠的不仅是完成作业,还要培养其创造力,如此才能使其健康、快乐地成长。

责任编辑:文笙
热门推荐
漳州
台海
区县
热点
时评
社会
法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