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看待父母用孩子“压岁钱买包”?
2018-02-27 09:18 来源:漳州传媒网

  浙江宁波市有一位妈妈,打算把孩子的35000块压岁钱拿去买名牌包包。她说,“带孩子太辛苦了,买个包包是对自己的奖励。” 受访的市民中,有50%的家长会给孩子买保险、理财或是作为教育基金,有20%把压岁钱全部交给孩子自己处理;有30%的家长会选择“充公”,以80后、90后家长居多。(2月23日《现代金报》)

  作为一种传统习俗,压岁钱寓意“压住邪祟”,传递和表达长辈们对晚辈们的美好祝福。然而,伴随着市场化和商品化进程,压岁钱在一些地方上演了“变形记”——在有些地方,压岁钱看“意”而不看量;而在另外一些地方,压岁钱成为一个社会表现和社会竞争的工具,关系到“脸面”和社会评价,让许多人不堪重负却又欲罢不能。

  一份“全国压岁钱地图”显示,浙江、福建、北京等地的压岁钱份额较高,而广东等地的压岁钱份额较低,甚至低于云南、广西、贵州等地。由此观之,压岁钱既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有关,也和地方性的惯习、风俗、文化认同密不可分。

  从法律角度上讲,压岁钱是长辈们、亲友们赠予未成年的孩子们的礼物,父母只有保管的权利,却没有所有权,只有为了孩子的利益才能使用该款项;这固然没错,却忽视了压岁钱在本质上也是一种人情往来和社会交换,孩子们获得的压岁钱并非天上掉下来的馅饼,而是根源于父母在社会关系网络中付出、投资和交换“收获”回来的。

  著名人类学家阎云翔指出,在中国特有的人格建构模式中,子女只要没有成家立业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成年人,父母就有情感义务和道德责任来进行管教。压岁钱说到底也是一种家庭财产,它不是单向度的赠予,而是双向度甚至多向度的情感表达、关系维护和互惠互利;与其纠结于“压岁钱归谁”,还不如探讨“压岁钱怎么花”,让压岁钱更好地发挥作用。

  养育孩子是一件辛苦的事情,在经济承受范围之内的“压岁钱买包”并没有原罪;只不过,“压岁钱买包”只看到了压岁钱的消费功能,却忽视了压岁钱的教育功能。 一方面,家长们要引导孩子们将压岁钱花在阅读、健身、技能学习和公益活动等方面,帮助他们培育健康、文明的生活方式;另一方面,家长们要帮助孩子们塑造正确的财富观和消费观,学会合理地对待各种各样的诱惑,学会管理自己的欲望。

  在家庭结构小型化的现代社会,许多父母并不缺乏对孩子们的爱与关心,“压岁钱买包”并不意味着这位妈妈不爱孩子。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”,同样适用于压岁钱一事;在经济因素不断嵌入日常生活的今天,学会认识和使用压岁钱,学会处理与协调利益关系和情感关系,已经成为未成年人社会化必不可少的内容。(南方网 杨朝清)

责任编辑:文笙
热门推荐
漳州
台海
区县
热点
时评
社会
法治